当前位置: 猫爪网 > 奇人奇案 >

实拍印度恒河极度恐怖

时间:2009-06-25 23:26哇!这个奇闻趣事人来看过,留下了猫爪印:)

“昨天的日记还兴高采烈地写道车过恒河使得壮美夜色,但现在提笔时,眼前的图像突然变了。昨天因参拜了鹿野苑的满心喜悦,现在却怎么也喜悦不起来。原因是我们终于去了恒河岸边,看到了举世闻名的恒河晨浴。
早晨五时发车,到靠近河边的路口停下,步行过去。河边已经非常拥挤,一半是乞丐,而且大量是麻风病乞丐,不知怎么任其流浪在外。赶快雇一条船,一一跳上,立即撑开,算是浮在恒河之上了。但心绪还未舒展,好几条小船已围了上来。全是小贩,赶也赶不开,那就只能让他们寄生在我们船边,不必理会。
从船上看河岸实在吃惊,一路是肮脏破旧的就是房屋,没有一所老房子,也没有一所新房子。全是那些寥寥草草建了四五十年的劣质水泥房,各有大大小小的台阶通向水面。房子多数是廉价小客店。房客中有为来洗澡住一二天的,也有为来等死住得较长久的。等死的也要天天洗澡。因此房子和台阶上进进出出,上上下下挤满了各种人。
更多的人连小客店也住不起,特别是来等死的老人们。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哪有这么多钱住店?那就只能横七竖八栖宿在河岸上,身边放着一堆堆破烂的行李。他们不会离开,因为照这里的习惯,死在恒河岸边就能免费火化,把骨灰倾入恒河。如果离开了死在半道上,就会与恒河无缘。大家可以想一想,这么多蚂蚁一般等死的人露宿河边,每天有多少排泄物?因此整个河岸臭气冲天。印度还有一些人认为死了烧成骨灰排入恒河,一定会与别人的骨灰相婚,到了天堂很难恢复原形。因此便把一具距全尸推入恒河,任其漂流。此地气候炎热,结果可想而知。

织梦好,好织梦


  
此刻,天未亮透,气温尚低,无数黑乎乎的人全都泡在河水里了。看得出有的人因寒冷而在颤抖。男人赤膊,只穿一条短裤,什么年龄都有。以老年为主。极胖或极瘦,很少中间状态。女人披纱,只有中老年,一头钻到水里,花白的头发与纱衣纱巾纠缠在一起,喝下两口又钻出来。没有一个人有笑容,也没见到有人在交谈。大家全都一生不吭地浸水,喝水。
  
有无数中年男女蹲在台阶上刷牙,没有人用牙刷。一般用手指,一般用树枝。刷玩后把水咽下,再捧上几捧喝下。与其他国家刷牙时吐水的方向正好相反。
突然来了一个警察,拨弄了一下河岸上躺着的一个老人,他显然已经死了,昨夜或今晨死于恒河岸边。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个场面,大家早已司空见惯。死者将拖到不远处,有政府的火葬场焚化。但一般人决不进那个火葬场,只要有点钱,一定去河边的烧尸坑。这个烧尸坑紧贴着河面,已成为河床的一部分。一船船木柴停泊在水边,船侧已排着一具具用彩色花布包裹的尸体,焚烧一直没停,恶臭扑鼻。工人们浇上一勺勺加了香料的油脂,气味更加让人窒息。这一切不仅让所有的人都能看到,而且居然成了恒河岸边最重要的景观。几个烧尸坑周围很大的一片陋房,全被常年不断的烟火熏得油黑。火光烟雾约十米处,浮着半头死牛,腔体在外,野狗正在啃噬。再过去几步,一排男人正刷牙咽水,一口又一口。
dedecms.com

  
我们太脆弱了,看到这里,全都扒在船沿上站不住,要把胃里的一起全都翻腾出来,连我们强壮的队长郭滢也终于坐倒在船板上。

我请读者原谅,不得不动用一些让人很不舒服的描写,这与我过去唯美主义的习惯完全不同,我不想借此表现对另一个民族的鄙视,却也不想掩饰我对眼前景观的鲜明态度,因为这里的悲哀关及全人类。
  
人之为人应该知道一些最基本的该做和不该做。世间很难找到一头死象,因为连象群也知道掩盖。再一次感谢我们的先秦诸子,早早的教会中国人懂得那么多“勿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动,己之不欲,勿施于人.....有时好象管得严了一点,但没有禁止,何以有文明?没有围栏,何以有社会?没有遮盖,何以有羞耻?没有规矩,何以成方远?在恒河边,我看到的是,人的肮脏,人的丑陋,人的死亡,都可以夸张地裸露,都可以毫不节制得释放给他人,释放给自然。由于人口爆炸,这种行为正在变成一个前所未有的聚集,庞大的人口正日以继夜向河边赶来。
说什么要把自己的生命自始至终依傍着恒河,实际上是毕其一生不留任何余地地糟践恒河。我忿很地想,早年恒河还清,尚能照见人脸的时候,人们至少还懂得一点羞耻吧。现在在恒河眼中,这群每天早晨破衣烂衫地一个劲儿排泄,长时间拥塞在河边等死,死了后还要把生命的残渣丢在河水中飘荡炫耀的人,到底算什么?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知道一定会有人想我解释一个天天被河水洗涤的民族多么干净,一个在晨雾中男女共浴的图景多么具有诗意。而一种古老的文明习惯又多么需要尊重,这正如一直有人劝我,写的轻松愉快一点吧,别在那么较劲,那么沉重,对这一切解释和劝说,我忿然拒绝,今后哪怕有千条理由,让我来说恒河晨浴的美丽,我的回答是:眼睛答应,良知不答应。我在那里看到的不是一个落后的风俗,而是一场人类的悲剧。因此不能不较劲,不能不沉重。

恶浊的烟尘全融入了尘雾,恒河彼岸上方,隐隐约约的红光托出一论旭日,没有耀眼的光亮,只是安静上升,我看这旭日暗想:对人类,他还有多少耐心?”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2)
40%
(3)
60%

本月最火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