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爪网 > 未解之谜 >

古蜀千古之谜三星堆文明是外星人遗迹

时间:2010-10-15 10:53哇!这个奇闻趣事人来看过,留下了猫爪印:)
金面具(金沙)
青铜大立人(三星堆)
金沙太阳鸟(金沙)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唐代大诗人李白这首脍炙人口的著名长诗《蜀道难》,言及远古蜀国踪迹难寻, 天府历史难以考察;且因自然山水险要闭塞,与外界难以交流或互通信息,因此显得格外神秘,从而引来了历朝历代专家学者争相考古或考证。 织梦好,好织梦

 

  9月中旬,记者参加了由中国记协国内部、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四川省双流县委、县人民政府主办,四川省报纸副刊研究会、双流新闻中心承办的“全 国报纸副刊文化研讨暨双流古蜀农耕文化采访活动”。在这次活动中,与全国各地同行一道漫游传说中的古蜀第一代王蚕丛建都之地——双流牧马山的瞿上城古迹, 穿越广汉三星堆和金沙村的鱼凫王朝城垣遗址,追溯四千五百年前的古蜀先民文明传奇,探寻中国农耕文化的源头之迷……从而对被人称之为“天府之国”的这片土 地有了一定的认识。不过,更有趣的却是回深后在书海中对古蜀国两个千年未解之谜的探秘之旅。

dedecms.com

  在双流,多次听双流新闻中心的工作人员满怀自豪感地提到古蜀国和蚕丛。他们说,双流胜利镇和黄水镇交界处的牧马山,据目前的考古结果证明,就是古蜀国源头、蚕丛故里。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关于古蜀国最早的文献记载,相传为西汉蜀人杨雄所著的《蜀王本纪》,原书已散佚。《文选·蜀都赋》中引用了《蜀王本纪》的一段文字:“蜀之先, 称王者有蚕丛、柏灌、鱼凫、杜宇。开明,是时,人萌椎髻,左衽,不晓文字,未有礼乐。从开明以上至蚕丛凡四千岁,故日兆基于上代也。”而传世文献中有关 “蜀”的记载,较为详细的是《华阳国志·蜀志》。其中写道:“(帝颛顼)封其支庶于蜀,世为侯伯,历夏商周。”又载:“周失纲纪,蜀先称王,有蜀侯蚕丛, 其目纵,始称王。”

dedecms.com

  从上述文献中可以看出,“蜀”和“蚕丛”总是联系在一起的。蜀既为地名,也为族名、国名,而蚕丛是蜀的第一位最高君主。

dedecms.com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据目前的考古成果说明,古蜀国作为独立的政权实体,与夏商王朝并存。殷商卜辞中有许多蜀商往来的内容。据《山海经·海内经》、《蜀王本纪》以及 《史记·五帝本纪》等文献记载分析,蚕丛来自黄帝血统,他可能是黄帝二儿子昌意的儿子高阳(颛顼)的后人。传说黄帝娶西陵氏嫘祖为妻,生二儿子昌意。昌意 被分封到若水,即现在的雅砻江流域,娶蜀山氏为妻,生高阳,即后来的颛顼。颛顼“封其支庶于蜀”,而后才有了蚕丛“始称王”。由此可证,蚕丛与黄帝的后裔 高阳有密切的血缘关系。同时也说明蚕丛大概生活在尧舜之前的颛顼——帝喾之间,那个时代距今约4500年。这一时代明显早于广汉的三星堆文明,更早于成都 的金沙文明。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蚕丛纵目:是地域化的病态,还是先王崇拜的神化? 本文来自织梦

  从古史资料分析,蚕丛长相奇特。如上述的“其目纵,始称王。死后作石棺石椁,国人从之,谓纵目人冢也。”《十三州志》也有蜀王蚕丛纵目的记载。

dedecms.com

  那么,“纵目”的蚕丛是什么样子?在四川省广汉市三星堆两个商代大型祭祀坑中的上千件蜀国珍贵文物面世之前,历代学者百思不得其解。三星堆出土 的纵目青铜面具和青铜大立人,据考古学家论证,就是蚕丛的形象。这使得自古以来真伪莫辨的古蜀史传说成为信史,也为蚕丛纵目的传说提供了实物佐证。 dedecms.com

  至于蚕丛为什么是“纵目”至今还没有令人信服的解释。目前有如下几种说法,一是蚕丛很可能是一个严重的甲亢病患者,因缺碘而引起眼睛突岀;二是 蚕丛最早发明了或从别的部落获得了望远镜,并由于拥有了这种神奇的法宝而称王,“纵目”表示古蜀人对望远镜的崇拜;三是蚕丛“纵目”缘于古蜀国的鸟图腾文 化,远古蜀民对鸟十分崇拜,三星堆青铜人像的造型仿照的是鸟面部的样子,纵鼻、纵目、耳朵的形状也很奇特;四是“纵目”蚕丛是人神合一的艺术再现。据《山 海经》记载,位于西北地区的钟山之神是“直目正乘”的烛龙,而“直目正乘”就是“纵目”,烛龙也是远古“蜀人信奉的祖宗神图腾”,直到现在,川滇一带的彝 族中仍保存着与三星堆青铜面具类似的凸目面具……

织梦好,好织梦

  在笔者看来,“纵目”应当是古蜀人赋予自己的始祖王蚕丛神灵化面具的写照。

内容来自dedecms

  甲骨文被发掘后,有学者从甲骨片中认出不同写法的“蜀”字若干。这些“蜀”字的上部“目”就应是蚕丛的面目特征,下部的“虫”则应是其身份特 征。因为在《大戴礼记·曾子天圆》中,“毛蟲之精者曰麟,羽蟲之精者曰凤,介蟲之精者曰龟,鳞蟲之精者曰龙,倮(裸虫)之精者曰圣人。”可见,凡是在汉人 心目中有极高地位而受尊崇或膜拜的灵物,如麟、凤、龟、龙等,都有“虫”字。由此断定“蜀”并非一些学者所说的“是对蜀人的一种贱称”,反而应该说是一种 礼称,并且是把蚕丛当作一种神灵的礼称。 本文来自织梦

  此外,大部分学者认为三星堆出土文物的坑是祭祀坑,其中出土的青铜面具千篇一律是突眼、巨耳、蛙嘴,全都受过棍和火的洗礼,且大多损毁严重。这 些青铜面具和器具就是祭祀所用的,但古蜀人到底是在祭祀什么呢?如此神圣的祭祀器物为何受损如此严重呢?四川省文史馆馆员、学者冯广宏认为,这与古老的傩 文化有关。

(0)
0%
(4)
10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