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爪网 > 历史故事 >

被处决的最年轻贪污犯美女刘伊平

时间:2013-11-04 10:38哇!这个奇闻趣事人来看过,留下了猫爪印:)

  copyright dedecms

即使是到了这样的时刻,她身上仍然透露出一股青春的气息:鹅蛋形的脸庞白里透红,弯弯的眉毛作过精心描画,头上扎着“马尾”,脚下穿着红鞋。 这是1991年6月6日上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民航广州管理局召开宣判执行大会,宣布执行一名年轻女犯的死刑。

本文来自织梦

  当法官庄严宣布“现在,遵照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的命令,将死刑罪犯刘伊平押赴刑场,执行枪决”的时候,被五花大绑 的刘伊平并没有明显的惊慌,她在两名女法警和一名男法警的押解下,颇为镇静地转身离开会场,登上停在门口的刑车,步向那黄泉之路。 dedecms.com

  不少人都说有这同样的感觉,特别是曾连任她高中时期高二、高三两年班主任的蔡老师,说起时眼圈发红,几乎掉泪。毕竟,她太年轻,才22岁;毕 竟,她是一位大学毕业不久的女大学生;毕竟,她不是那种从小就坏事做尽的江湖大盗,而恰恰相反,她从小学、中学到大学,都是一位备受赞扬的好学生。然而, 毕竟她犯了罪——在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仅仅几个月,就犯了大罪。 她贪污了人民币53万多元。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法无可恕。法律是无情的。她成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被处决的最年轻的贪污犯。有人说 她的犯罪动机是一个谜—— 她出身根正苗红,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从小读书的学校,都是令人羡慕的重点学校。她并不缺钱花,父母家人的工资都很高,生活优裕,家中摩托车、家用电 器以及金首饰等一应俱全。她并不很贪图生活的奢侈享受,除了喜欢雪糕和巧克力外,其他的享受并不过分追求。她贪污的53万多元,一分钱也未用过,全部用她 的真名实姓存入银行,案发当天就全部追回。她学生时代的表现并不差,何以在走向社会后的短短几个月中,就完成了这么一次人生之路惊人的“突变”? 一句话,人们想不到她会犯罪,弄不明白她何以要犯罪。带着疑问,带着困惑,带着解开这一人生之谜的强烈愿望,我走访了审理此案的法官,走访了她学生时代的 老师和同学,收听了她在狱中对采访提问的回答录音,阅读了她的亲笔供词和刑前遗书。我久久地在她生前居住的住所门前流连,以求寻找出她从好学生到死刑犯这 一人生之路的轨迹,解开那至今仍争论不休的作案动机之谜,总结那隐蔽的却是血淋淋的人生教训……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从幼儿园起,她就显得聪明、好学、上进。小学、初中、高中,读的都是令人羡慕的重点学校。她爱好文学,爱好英语,喜欢画画,喜欢摄影,喜欢唱歌 跳舞,几乎一切艺术之神都钟情于她,单是高中三年,她就获得过校庆征文比赛奖、文艺百花奖、短篇小说阅读比赛奖。入了大学,还得过英语演讲比赛第一名。那 是从高一升上高二的时候,由于文理分班,刚组合的理科班同学互相都比较陌生,在开学不久举行的国庆晚会上,没有人敢出来做节目主持人。“我来!”一阵清脆 的声音响过,刘伊平跳上台来,自荐当了节目主持人。她主持得很好。由于她自身能歌善舞,哪个节目接不上时,她就自己来一段歌舞补场,使得整个晚会气氛隆重 而热烈。之后,她被大家选为班里的文娱委员,成功地组织了好几次文娱活动,最难忘的是那次歌颂人民教师的专题文艺晚会,她身穿红衣红裤红鞋,扮成一根火焰 熊熊的蜡烛,翩然起舞,歌颂教师“照亮别人,毁灭自己”的无私精神,获得了满堂喝彩。高中三年,她每学期的操行鉴定都是“甲”等。毕业考试,没有一科成绩 在70分以下。她报考了大学外语系。大学期间,她学习成绩优异,毕业后,被分配到民航广州管理局运输公司工作,先后担任值机员、售票员和收款员。这是一个 令人羡慕的单位,在刘伊平的脚下,铺开了一条洒满鲜花和阳光的道路。

copyright dedecms

  然而,命运常常捉弄人,最平坦的道路往往最容易翻车,我国春秋时期哲学家老子说过;“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几乎是在掌声中长大的刘伊 平,藏在心之深处,平日不但不为别人甚至也不为自己所察觉的心灵魔鬼,在这适时的气候里,是否会脱缚而出?是福?是祸?是人捉弄命运,还是命运捉弄人?当 刑场的枪声响过,多少关切这一案件的人在作着“假设”:“假如刘伊平不是分配到民航运输公司工作,或者假如她长期当值机员而不当售票员、收款员,她的命运 又会怎么样呢?”“假设”还有很多。但这毕竟是“假设”。五光十色、千奇百怪的社会现象,像变幻无穷的万花筒呈现在刚走出校门的刘伊平面前。
 
    过去在学校,同学闲谈的都是学习方面和校园里的事情,纯洁的心灵始终保持一片净土。而今天,来自四面八方不同社会层次的同事,谈论的却多是一些社会上“不 应该那样”的新闻。“我爸单位的一个领导,用公款装修自己住房,花去了一万多元!”刘伊平听了睁大眼睛。“哦,那算什么?我认识一个人,他无论在哪个宾馆 请什么人吃饭,都可以写发票报销。更玄的是,他平时随手买高级烟酒,也同样能由公家出钱。”刘伊平惊得几乎合不拢嘴。 她的一位朋友告诉她:“我的爱人想调来广州,已花了几千元了,当我去某‘长’家时,好像进了高级宾馆一样,‘贡品’应有尽有,不过,谢天谢地,人家还算看 得起我的 ‘人头马’、‘拿破仑’,现在求人办事就得赶上‘潮流’,否则就办不成事。” 她不解,她气愤,然而,却又无可奈何。“怎么会是这样的呢?怎么会是这样的呢?”开头,她常常这样自己问自己,不得要领。不久,她又从报纸上读到几则消 息:深圳市某服装厂为偷税漏税,竟然伪造假发票;一位银行出纳员为了贪污公款,竟然伪造假帐卡、假存折;社会上一些人为了捞钱,不惜制造假奶粉、假虎骨以 至假钞票…… “怎么那么多假的东西呢?看来只有钱和权才是真的”。一群能使物质霉变的细菌,悄悄地爬上她的心灵,社会上那句曾颇为流行的俗语——“有权不用,过期作 废”,竟在不知不觉之间在她脑海深处扎下了根。哦,姑娘,你错了!任何健康的躯体,都会隐藏着病变的因子;任何美妙的社会,都会衍生出污秽的毒瘤。你在注 意这些民族的不肖子孙无耻所为的时候,为什么不抬头看看周围千千万万为国家振兴而勤奋工作的民族精灵呢?错把社会生活的支流当主流,注定你的人生道路会发 生大幅度的倾斜。
  人生,巨大的剧变,有时往往起源于一个小小的契机。那是刘伊平刚担任售票员不久的一天,她的一位姓杨的朋友托她帮忙买几张飞机票,她把几张 空白机票和电脑开票单拿回家里填写,杨某在旁边看着,说:“你们可以把机票拿回家填写?"“可以的。”她回答。“那你在民航工作很容易发达了!”杨某说。 “哪里会发达?不赔钱就好了!”她摇头。“假如你这张机票填错了姓名或航线,怎么办?”“填错作废。”“一天能作废几张?查得严格吗?”“不大清楚。” 杨某眨眨眼睛,似乎想起什么,“假如你事前把两张空白机票的会计联互相对调,一张填北京,一张填短程航线汕头,然后再对调回来,把北京那张作废掉,那你不 就可以收北京的钱,而以汕头票的会计联交帐吗?这样一下子就可捞几百元了,因为你是凭会计联交帐的嘛!”“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而且,这种冒险的事谁敢 干?”刘伊平连连摆手。“那也是,我只是讲笑而已。”杨某一笑置之,刘伊平也没深想下去。然而,这么一次无意中的谈话,竟成了不久之后刘伊平走向深渊的契 机。

  这是一个暮色苍茫的傍晚,广州民航售票处显得一片寂静,白天喧闹的人龙已散去无踪,不远处的广州火车站广场霓虹闪闪,整座大楼沉浸在温馨宁静的 气氛之中。 然而,刘伊平却急得双手提出了汗——一她在结帐时发现短少了500多元,这刚好是一张从广州到大连机票的票价。她努力回忆,终于记起来了,她在白天售票 时,一位旅客去大连,她却错写成丹东,猛然间发现了,赶忙纠正过来,这时,后面排队的旅客连声催促“快一点”,她就匆忙把票从窗口送出去,却略过了收钱这 一“工序”。头皮发麻,手足无措,短缺了500多元怎么办?她苦苦思索,细细思量。突然间,朋友杨某与她那天的对话在她耳边响起,“改票?”她不禁从心底 打了一个寒噤,这样可填平缺款,但这是违法的呀!不能,不能!沉思片刻,却又心绪难平,不改机票,何以填平缺款?即使自己补上,领导也会发现差错。真使人 心如麻乱,左右为难。“让命运来决定吧!”刘伊平并不迷信,但此时此刻,也只好让冥中之神来决定了。她取出了一枚5分硬币,抛向空中,默念着“正面就改, 背面就不改。”硬币落地,锵然有声,跳动了几回之后,终于停了下来。刘伊平赶忙圆睁杏眼,细瞧这命运之神如何安排——硬币正面向上。于是,她自己给自己做 个鬼脸,一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改写了机票,填平了那笔缺款。谁知这一改,使她迈出了跌下万丈深渊的第一步! dedecms.com

  有人说,假如这枚硬币落地时是背面向上,这场悲剧就无以发生了。你说呢?改票以后一连几天,刘伊平常常被恶梦惊醒。然而,一个星期过去了,一切 竟都相安无事,焦虑和担忧,渐渐被时间的流水冲淡了。哦,原来一切的一切,就是 这么一回事。担忧一淡,那种成功的喜悦竟不自觉地浮上心来:想不到,真想不到事情是这么容易的。她反而庆幸自己好在找到 这么一个填补缺款的好办法了。此念一起,她忽然想到:说不定以后什么时候再会出现差错,何不先行再改几张,留下一笔小款项,以备日后短款时补上?于是,她 如法炮制,继续改了一次、两次……到手的钱竟积聚了一笔不小的数目,已远远大于万一短款时填补所需了。世界是这样神奇,0与1之间,相距十万八千里,而1 与2与3之间,却常常近在飓尺。据说吸毒的人,开始时大都并不希望上瘾,但吸了第一次,就无法抗拒第二、第三次。卖淫的人据说也并不打算一辈子卖淫,但有 了第一次,第二第三次就身不由己了。赌博的人更是如此,第一次初涉赌场,大多数人都是在心里自我限定以小数目参加,然而一旦堕落赌海,任何意志坚定的人都 无法逃脱越陷越深、难以自拔的命运。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赌徒心理”。刘伊平简直着魔了,她见钱来得这么容易,顿时产生一种“不拿白不拿”的想法, 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把她一掌击进疯狂的境地——在她担任售票员的7个多月时间里,她采用把远程航班票改为短程航班票,把成人机票改为儿童机票的手法, 贪污票款人民币16万4千多元。而她在担任收款员后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采用涂改日报表的办法贪污票款37万多元。 内容来自dedecms

  在短短8个月时间里,共贪污53万5千多元。 细心核查一下刘伊平各个月份贪污的数目,你真可以完全理解什么叫做“疯狂”,什么叫做“赌徒心理”——她在第一次作案时,数目是500多元,而在以后的日 子,这数目不是以算术级数而是以几何级数增加,在最后的那个月中,她每天贪污的数目竟少则一万元,多则三四万之多——请注意:这不是偶一为之,而是天天如 此!奇怪的是,这些钱她一分不花,而是全部存进银行里,而且,一无例外所有存折用的都是“刘伊平”这个真名字。 copyright dedecms

  她拿这么多钱为的是什么?这似乎也是一个小小的谜。她个人生活并不奢侈,除了喜欢吃雪糕和巧克力,似乎没有更多的嗜好,而她每月与家庭成员的工资,足够她过上富裕的生活。

织梦好,好织梦

  狱中,她在“亲笔供词”中对这作了 阐述:“有钱是使人羡慕的、尊敬的。至于钱从何来,仿佛并不重要,有钱就有本事。人为钱死,鸟为食亡。现实社会中不是大有人在吗?”“我现在有很多钱,可 辞掉工作,去做我想做的事:我遥想办一间工厂,三四十万足矣,要有先进的设备和科学的管理水平,并要制订一套缜密严谨的规章制度,成为一个新时代的资本 家。”“由我出笔钱与兄经营生意。”“我有条件拿出一笔钱,布置一个舒适的环境,让父母度过幸福的 晚年……”

织梦好,好织梦

  梦幻不可谓不美丽,然而,当这一切是建立在违法犯罪、贪污国家资财的基础上时,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在东窗事发之时,不但熟悉她的人大吃一惊,连她自己也吓了一跳,谁想得到,短短的几个月,竟走得如此遥远!愤怒之中不能不带有极大的惋惜。 copyright dedecms

  且看她狱中的亲笔供词:“狱中漫漫 的难眠之寒夜,我痛哭过、长泣过,痛不欲生。白天我心情沉重地回忆自己的思想历程,初时对反面事物反感厌恶,但渐渐地由厌恶到默认,由默认到介入,多么令 人心酸的转变。我对自己所作所为深深地痛恨,万分地后悔,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现在,我从内心感到做一个合法的、凭自己的劳动生活的公民是多么幸福,而我 却在如诗似画的美好岁月,在充满希望的青春年华,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

dedecms.com

  在她判处死刑后,留下了遗书:“人生是一种际遇,是一种不复再有的邀请,应邀来到世界上自由生长 了7700多个日夜。活着的时候,有知有觉。不知多少天以后,我会被它重新收回,让留下的白发人泪眼望晴空,哀吟着寻找我的影踪?“不是畏惧死亡,不是畏 惧结束,而是畏惧内心的谴责,畏惧临死之前,无法偿还的债,无法洗刷所犯的罪过,年青的灵魂,永远没有安息的那一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写遗书的感情是真实的,然而,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本文来自织梦

  临刑前她留下遗言:“我觉醒得太迟了。自己酿的苦酒只有自己饮。”“我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我愿将我的罪过告之世人,告诫所有初涉社会的青年,敲醒人生的警钟。千万莫步我后尘!”

copyright dedecms

  执行死刑前一小时,她对记者说:“我是学英语的,平时没注意学法律。我只知道杀人、抢劫是犯罪, 也知道贪污不对,但没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当法院干部给她转达记录其父母家人话语的纸条时,她眼眶滚动着泪水,流露出留恋人生的神情。而当押赴刑场 之际,她的神情变得坦然,也许是自觉罪有应得,也许是理解法律无情。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3)
50%
(3)
50%

本月最火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