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爪网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断手指

时间:2009-04-10 16:26哇!这个奇闻趣事人来看过,留下了猫爪印:)

  每所学校都有一个以上与之相匹配的传说,每个传说里都背负着一个郁结难解的怨愤和悲凉,也许还有些少无奈。每间学校都会立令禁止流传,然而每个传说都象那神秘的宗教总会一代一代地传下去,因为血腥的味道并不能被任何人为的措施轻易地掩盖。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断手指就是其中一个。它属于典型的校园传说,传说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一句话,假如你碰到了一根齐根断了的手指,那么你就会死。事实上,我进了这所大学,所听到的传说就只有它一个而已。关于断手指的来历,它将会怎么出现,出现之后怎样,时间地点等统统都没有交代,更何况近十几年来这所大学一直平安无事。我觉得荒谬至极,可是向我讲述这个故事的师兄却一脸凝重,他似乎看出了我的漫不经心,道:“不错,虽然我们不知道它十几年来为何没有再兴风作浪,但是根据历届的传统,只要这个传说没有彻底消除,我们就负有义务不让它湮没,继续警示后人,你看,关于1981年的记录里是还有断手指杀人的记录的。一个女生在电梯里自己用白围巾活活勒死了自己。”断手指之所以成为真正的传说,就在于它嗜血的本性,这点让无论内容多简单的它照样成为历代学生心头上的一块巨大的阴影。可是说实话,我对于那记录也并不很信得过,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人们的嘴能把黑说成白,把鹿说成马,为何就不能凭空编造一个子虚乌有的传说呢?“你必须向我们宣誓将此传说世世代代流传下去,然后正式接掌学生会的工作。”师兄仿佛看出我的违逆到底,这样说道。然后,所有部长都站起来,目光炯炯地望着我,异口同声道:“照主席的话去做。”我揣测师兄好象话中有话,我如果不宣誓的话,就无法接任学生会主席一职。威胁?我在心底咬牙切齿地说了这么一句,就举起手道:“我,王捷,在此向天发誓,负责将此传说传给后届学生会并在自己任职期间谨守以此传说警醒同学,以保安宁。”我的话音刚落,所有的人都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我于是正式成为学校第203届学生会主席。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老张,你带几个同学去看看东区的工地建设成怎么样了,学生会刚刚接到投诉说夜晚施工噪音太大,你问问工头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张为难道:“啊?可是,主席,我这边已经没人手了,能不能从总部调些过来?”我回头疑惑道:“没人手?老张,你的手下有四五十个,比我还多,怎么会没有了?”老张指着图书馆道:“喏,都派去守那个了。”图书馆是传说中断手指出没的地方,历届学生会都会派一定的人去维持秩序,防止突发情况,我一摆手:“调回来!全部调回来!”“什么?”老张吃了一惊:“主席,那里是断手指……”我打断了他的说话:“第一,我从来没承认过有断手指;第二,发誓对于我来说不过是玩家家;第三,现在是我在主持学生会工作,所以一切听我调度;第四,从今天起,你们不要再提断手指这三个字。”老张的嘴巴张了半天才合上,良久低低地道:“如果出了事的话……”我平缓一下呼吸,一字一句地道:“既然从来没有这个传说,就绝对不会出事,出了事我一人负责。”老张再也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只好点头道:“我这就去办。”我叫住他道:“还有,告诫全校学生,不要再津津乐道于那些歪道邪说。我要让断手指在我们这一代湮没直到灭绝。这个无聊的东西困扰我们已经够久了。”

织梦好,好织梦

  我立志要做一个出色的学生会主席,要做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是上天似乎偏偏与我为难,一连串的麻烦接踵而来,让我疲于应付,但是最重大的打击却在一天早上突然降临了。那日,我早早地起了床,准备把昨晚熬夜没做完的总结报告写完它,写了半个钟,我伸了伸懒腰,看了看时钟,是六点半,我低下头继续写。就在这时,在我办公室阳台那边突然传来一阵长长的凄厉的叫喊声。发生了什么事??我“呼”地一声站起来,把桌上的墨水瓶都打翻了。还没等我冲到阳台,周围已经一片大哗,很多还在睡眼惺忪的学生都从窗口探出头惊惧地四处发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谁在叫??”大乱间,不知道有谁说了一句:“好象那尖叫声是从图书馆方向传来的。”霎时,人群中爆发出另外一个人绝望的喊声:“是断手指!断手指复活了!!我早说过它还会再回来杀人的!”我见局势不妙,赶紧趴在阳台上声嘶力竭地吼叫:“不准乱猜测!!大家先静下来,不要轻易听信……”我的言语渐渐淹没在人声鼎沸中,各楼层无一例外都起了大骚乱,很多人争先恐后地往楼下跑,还四处大喊大叫:“传说复活了!大家快逃吧!”那种场面不啻于火灾逃生。 
 

内容来自dedecms


   我恼怒地回到办公室,准备调集人手,大门却“砰”的一声被人撞开了,老张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用一种敬畏的眼神看着我。我随手拿起一件外衣道:“你来得正好,跟我去抓那个乱说话的肇事分子。”“报告主席,”老张的声音从来没有象今天这么嘶哑这么低沉,我一愣,心头瞬间沉重下来,直觉告诉我,不知名的灾难已经降临了。老张垂下头无力地道:“图书馆——出事了。”我使劲控制我那颤抖的右手把外衣又放回衣架,僵硬地问道:“什么事?”“一个男生跑到图书馆门口意图自焚,已经被救下来了,但全身烧得不成样子,休克了,现在校医院抢救着。”“知不知道他为什么自焚?”“不清楚,只听得他宿舍的人说,他平日从来都爱睡懒觉,今日出去竟是神不知鬼不觉,无人知晓。”我紧张地思索了一阵子,无奈竟找不出一点头绪,我平静一下心情道:“现在还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是什么传说干的,你立即带领所有人手控制校园大局,不能让他们继续动乱下去,说服他们那只是单纯的自杀案。我去跟警察局交涉。”我抓起外衣就匆匆往外跑。“主席”,老张消沉的语音在风中听来象极了报丧的哀音,我全身不由自主一震:“现场发现了一个用血写成的‘死’字,经化验,不是那自杀男生的。”断手指?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也浮现出了这三个字,我的脚步踉跄了一下,老张上来要扶我,我靠着墙壁勉强站住了,沮丧地道:“我知道了,学生那边……先不去管它吧,你跟警察交涉一下,我去医院看看那个伤者。”“是,”老张毕恭毕敬地道:“那么图书馆那边要不要加派人手?”我只觉眼前天旋地转,一片模糊,心里象丢了什么器官一样空落落的,无力地摆了一摆手:“你……你自己自主决定吧。”话语出口的的那一刹那,我惊奇地发现自己的嗓音原来比老张的还要低沉,那里面仿佛沉浸了更多的悲哀和不详——不详已经来到了。 织梦好,好织梦

  我赶到了医院,那里早已站满了大批的学生会干部,大家见我来了,都主动地让出一条道来,尽管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但是没有任何人怪我,我拼了命是全校都知道的,天道酬勤,为什么我这么搏命却始终无法获得该有的荣誉??怨天尤人的我来到了床前,当我看到了那具焦黑的物体正一动不动地躺在众多管线的包围中,浓重的味道扑鼻而来,那张完全辨认不出的脸就象一记重锤狠狠地击在我的身上,记忆里一片空白,一片真正的空白,只有耳边回响着那微弱的心电图跳动的声音。我的誓言,我的保全校安宁的誓言在一瞬间被击得粉碎,连同我那争强好胜的心。“主席来看你了,有什么话要说吗?”一位学生干部俯下头轻轻对那伤者道。那物体突然全身抽动起来,眼白猛往上翻,我连忙凑上前去,只听见他断断续续地道:“爱……断手指……”终于从当事人口里听到了当年我排斥的那三个字,尽管有心理准备,但我的口却一如既往地僵硬得再说不出第二句话,反倒是旁边那位学生干部急急追问道:“爱断手指是什么意思??”那男生脸上突然现出一个狰狞的惨笑:“记……记住了……”两目一闭,与此同时,心电图上的曲线立刻变成了直线。顿时,房里乱成一团:“快!快叫医生来!病人不行了!”

本文来自织梦

  我呆若木鸡地站在床边,仿佛全身都不属于我,动不了,完全动不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人命关天,作为学生会主席,不能轻视。”师兄的话如同流星一划而过,我最终痛苦失声。我一直从自己的观点出发,一直认为那是个荒诞不经的故事,却忘了“小心驶得万年船”的古训,却从来没有想过一旦那个传说是真的,校园将会掀起如何的腥风血浪。是我的错!从始至终都是我的错!杀害学生的凶手不是断手指,而是我,第一个不相信校园传说的学生会主席!是我的虚荣心!师兄,请原谅我!学生会的人连忙扶住啜泣的我道:“主席节哀,现在不是悲痛的时候,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我茫然望向窗外,正是春光旖旎时,一只喜鹊站在枝头上,静静地看着屋内忙乱的人群,不知是不是错觉,我分明看见它的眼里也有跟我一样浓重的悲哀。一只乌鸦,我是一只披着喜鹊皮的乌鸦。 本文来自织梦

  走出医院,正好碰上匆匆赶来的老张,对我道:“校方要你去一次,好象是要商量处理事宜。”我淡淡地道:“说我没空,请副主席代劳。”拔腿就往外走,老张在我后面叫道:“你要去哪里?”“图书馆。”和和的微风吹着,刮起了我凌乱的头发,遮掩住了那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一人做事一人当,断手指,你妄想在我这一代复活。我王捷以人格尊严发誓,彻底铲除你这个祸害,这次是真的,决不说谎! 

(0)
0%
(0)
0%

本月最火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