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爪网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索眼校园

时间:2009-04-10 16:26哇!这个奇闻趣事人来看过,留下了猫爪印:)

        校园里接二连三地发生被索眼的奇异事件,黄易思开启通灵能力、俊逸F2临危助阵、唐明亮男扮女装,众人各展绝技,事件最终水落石出,结局令人吃惊! “等价交换”的原则告诉我们,你要得到什么必须付出什么……那么,唐明亮和黄易思又有怎样的命运?主人公在小说中与那个索眼魔斗智斗勇,而你选择看不看这本小说取决于你想不想和他们一起玩!
  本书是悬疑恐怖小说的一种新可能,新尝试!《索眼校园》令读者重新回望阳光灿烂、幻想飞驶的青春岁月,并带给我们个性鲜明的艺术感受!

本文来自织梦

***************
*花不是给你的
***************
dedecms.com

  两个人都没注意对方,就这样,两个闯红灯的人撞在了一起。我只看见唐明亮开始对那人说教,他说:‘喂,兄弟,红灯耶!你怎么可以闯红灯呢?你怎么骑的?我们作为一个公民,应该遵纪守法,遵守交通法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
引子
---------------
本文来自织梦

  如果有一天,当你抬头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双眼不知去向了,那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想留住你的眼睛吗?真的想留住你的眼睛吗?难道你不想留住自己的眼睛?你要留住你的眼睛你就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留住自己的眼睛,你说了我不就明白你要留住自己的眼睛吗?不可能你不说而我明白你要留住自己的眼睛,也不可能你说了我偏不明白你要留住自己的眼睛,大家讲道理嘛!我明白了我就会告诉你一招留住眼睛的办法,那就是????????
  请认真做好每一次眼保健操!
dedecms.com

dedecms.com

---------------
花不是给你的(1)
---------------
内容来自dedecms


  “张晨曦啊,总算打通了。”黄易思尝试了多次之后,终于拨通了张晨曦的手机,“刚才怎么了啊,怎么老是无法接通呢?”
  “哦,思啊,刚才我坐的车经过了隧道,所以没信号。”张晨曦应道。
  “隧道?哪个隧道啊?”
  “就是黄浦江下面那个隧道啊!”
  “黄浦江?”黄易思吃惊地眨了几下眼睛,问:“明天就要开学了,你去那么远的地方干嘛?”
  “你好没记性啊!”张晨曦说,“我不是前两天才跟你讲过吗?今天是F1赛车浦东站,我等了很久,就为一睹这场比赛,所以我就去看了啊,现在正在赶回来呢!”
  “哦,对,我都忘了。”说到这儿,黄易思叹了口气,说,“你也真是的,这种汽车开来开去的比赛有啥好看的呢?”
  “切,你不懂的,你不了解其中的魅力。”张晨曦用一种很高傲的口气说。
  “不懂不懂,看来我是没法领悟了。对了,那个叫什么来着的第几名啊?”
  “思!”张晨曦的语气瞬间变得充满了火药味,“你如果再记不住我们家的莱库宁的名字,我跟你翻脸哦!”

copyright dedecms

  虽然黄易思对张晨曦的脾气十分了解,但这一阵突如其来的暴风雨还是令黄易思稍起惧意,只能用柔顺至极的口气安慰张晨曦:“行了,别生气了,莱库宁嘛,那个超级大帅哥,我保证今后都不会忘记,行了吗?不气,不气哦!”
  “这还差不多,看在你态度诚恳的份上,就饶了你这一次。”黄易思听了这句话才放宽心。只听张晨曦又说:“今天运气不好,莱库宁中途的车子爆缸了,哎,真遗憾!”
  “哎呀!怎么这样可惜啊,真是天妒英才啊!”黄易思的语气显得相当激动,不过呢,她在电话一头的表情却恰恰相反,与之形成了相当鲜明的反差。
  “不提伤心的事了,思,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没什么,本来想找你陪我去吃晚饭的,现在,算啦。”
  “这样啊,我已经吃过了,再说我一时三刻也回不来,对不起哦,你找别人吧!”
  “好吧。”电话挂断后,黄易思左思右想,干脆自己一个人去吃。不过,一旦出现了这个念头,一丝阴影就罩在了黄易思的心头。这是暑假的最后一天,离开学还有一天,回学校住的人还不是很多。由于这个原因,学校的食堂这几天还没有恢复正常工作。黄易思所处的白杨中学是一个由公转私的重点高中,在转变的过程中,学校的处所也由原来较繁华的地方搬到了这儿一块荒凉的“发展中地区”。方圆数里,可以吃饭的就只有学校后门不远处的一家餐馆。前段时间,学校后门这块地方进行了施工。可不知什么原因,当后门的这一大块地方被翻得坑坑洼洼、泥泞不堪的时候,这些人突然收工了,这一大块烂摊子也没人收拾了,使得本来就荒凉的地方更是罕有人迹。而且一到傍晚,那里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别看黄易思表面上好像很坚强,但要一个人经过后门,心里还是挺忐忑的。
织梦好,好织梦

  反复考虑,黄易思还是又拨了一个电话。
  “喂,李冬莹啊,是我,思啊。”
  “哦。”电话另一端传来了一个相当甜美的声音,“思啊,找我啥事啊?”
  “冬,你现在在哪啊?”
  “在家啊,怎么,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你现在回学校住好吗?我想叫你陪我一块儿去吃饭。”
  “啊,现在啊~~~~~~”听李冬莹的口气,似乎显得非常为难。
  “怎么了,有什么不方便吗?”
  “可现在有NBA比赛啊,马刺对黄蜂,还有两节呢,我要看啊。”
  “可恶,又是这玩意。”黄易思心中暗暗叫苦,只得叹道,“真是的,几个人把球丢到圈里的游戏,有什么好看的。”
  “切,你不懂的,你不了解其中的魅力。”只听李冬莹用与张晨曦一模一样的口气说着同一句话。
copyright dedecms

 

本文来自织梦

---------------
花不是给你的(2)
---------------

dedecms.com


  “不懂不懂,看来要我领悟是没可能的啦。还有啊,那个叫什么来着的拿了多少分啦?”
  “思!”又是一场暴风雨朝黄易思袭来,“你如果再记不住我们家基诺比利的名字,我跟你急啊!”
  有过一次经验,黄易思这回得心应手:“我哪能忘了呢,我只是一时卡住了而已,阿根廷的超级大帅哥基诺比利吗,这么帅的人我又怎么会忘了呢!”
  “算你识相。”三哄两劝,李冬莹的气消了,“他今天在第二节比赛扭到脚了,治疗到现在,不知还能不能上场。”
  “一定可以上的,他这么厉害,肯定能上场,不然马刺怎么打啊,对啦,他……”
  “不说了,开始了,拜!”迅雷不及掩耳,李冬莹挂断了电话,黄易思咽下了她半句未说的话,只有胸闷的份。
  第三次拨打了电话,这次是打给她在学校认的一个弟弟,与她同在高一九班。打电话的情况呢,与前两次差不多,只是这次的对像换成了俄罗斯的网坛金发美少女莎拉波娃。
  “可恶啊!怎么每个人都是这样!”经历了三次碰壁,黄易思的气不打一处来,气得直蹬地板,就算下面整个楼层只有一个人也能感觉到。不过,就算有人感受到也不会分神片刻,所有人对黄易思的这种带有神经质的举动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dedecms.com
  “思,我陪你去吧。”正犯愁时,寝室门口传来了女声。黄易思转头望去,一个个子不高,长发扎辫子的女生站在黄易思的寝室门口,笑着看她。这个女孩浓眉大眼,极其端正,再加上一个此刻在黄易思的眼中等于天使般的笑容,尤为迷人。
  “吴诗诗!”看见那位少女,黄易思叫嚷着从椅子上跳起,样子是兴奋到了极点。
  “是这样的,”吴诗诗说,“刚才我在楼下听见了你这高音喇叭的声音,似乎没有人陪你吃饭啊。我正好也饿了,所以,顺便来叫你一起了。”
  黄易思几下蹦到寝室的门口,一把抱住了吴诗诗,用一种很幼嫩的声音假装撒娇说:“诗诗,还是你对我最最最最好!”
  吴诗诗拍拍黄易思的背,说道,“行了行了,乖,我们快去吧。”
  黄易思带好皮夹和钥匙,与吴诗诗一起出了寝室楼,向学校的后门走去。尚未走出几步,一个喊声叫住了她们。
  “思!”这是一个男生的洪亮声音,黄易思听后立即止步,回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中等身材的陌生男子,手中捧着一大束鲜花,赫然一副追求者的样子。黄易思心中暗喜,窃窃地念着:“哈哈,大家看到了吧,又一个慕名而来、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的人了,我万人迷的称号真非浪得虚名啊,哈哈!”

dedecms.com

  “给我一次机会!”那男生鼓足了勇气,朝着黄易思说出了这句至关重要的话。
  见那男生朝自己一步步走来,鲜花一点点在靠近自己,黄易思心中已经乐得一塌糊涂:“太好了,不过暂时不要接受他,这样说不定以后他还会继续追我,好,就这样。”想到此处,黄易思转过身面对那男生,双手盘于胸前,一幅高傲的姿态,严阵以待。
  然而,现实中很多情况与想像有所出入,这次也一样。接下来发生的事,让黄易思联想到了单眼笔尖对笔尖的实验,令她大为尴尬。男生和鲜花从黄易思的身旁擦过,一切似乎都不属于她。那男生径直走到了吴诗诗的面前,把花凑近了她,用最真挚的口吻向吴诗诗表白道:“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令你幸福的,不会令你后悔!”
  “诗……诗。”黄易思口中念着,此刻她才发现自己犯了个大错误,出了个大洋相。黄易思傻傻地站在那儿,脸一下子红到了耳后根。她心里估算着吴诗诗与那男生有没有看出她刚才的心思,若看出的话,她真的想钻到地缝里面去。
  “对不起,我对你没有感觉,我们,是不可能的。”吴诗诗用了最犀利的方式拒绝了他,这犹如晴空霹雳打在了他的身上,一颗热得发烫的心顿时冷却。而此时黄易思本就在流泪的心更是流得淅沥哗啦,因为吴诗诗所说的话是她本来设计给自己的台词,这让她更难过。 dedecms.com

 

织梦好,好织梦

---------------
花不是给你的(3)
--------------- copyright dedecms


  男生懂得知难而退,被拒绝后自认为没有什么大的希望,只得灰溜溜地转身离开。
  “等一下!”吴诗诗突然又叫住了他,男生心中忽又燃起一丝希望,立刻又跑到了吴诗诗前。吴诗诗咬了咬下嘴唇,说“把花留下。没你的事了,你走吧!”
  男生把花给了吴诗诗后离开,此刻,他不禁惊叹女人心是海底针。男生经过黄易思时,羞愧至极的黄易思忍不住发泄了几句:“以后练好平舌音和翘舌音,再来找我们诗诗!”
  待男生离开后,两人才继续往后门走去。
  “喂,你打算接受他吗?其实那男生样子不错,追求的也满诚恳,值得考虑一下哦。”黄易思说道。
  “才不呢!我对他是真的没有感觉。”吴诗诗说。
  “那你干嘛要收下他的花啊?这样很容易让别人联想的。”
  “这本来就是要给我的,不收白不收,我用来装饰寝室呢。”
  黄易思回想到刚才的事,仍残留羞愧,悄悄看了一眼吴诗诗,问道:“你……你刚才有没有看到我……什么?”
  “啊?你什么啊?”
  “没什么!”黄易思见吴诗诗好像没有看见,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便打算作罢,唯心主义一下还比较心安。看着吴诗诗手上捧着一大束芬芳鲜艳的玫瑰,心中酸溜溜的。并不是黄易思对那个男生有兴趣,只是大多数少女有种天生的虚荣感,黄易思也不例外啦。本以为是自己出风头,没想到是别人的风头,心里总是不是滋味。黄易思叹了口气,对吴诗诗说:“你可真好啊,那么受欢迎,真是羡煞旁人啊。” 本文来自织梦
  “别这么说我,要说受欢迎,我哪及你啊,你才是真正的众星捧月呢,追你的人都可以组成几个足球队了。还有,当初周闻把你弄到手花了多少精力和心血?我们旁观者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啊。”
  “这个啊,这个是女孩子固有的矜持嘛!哎呀,过去的事,不提了。”
  “那你们后来又怎么会分手的呢?是谁先提出的?”
  吴诗诗的话触动了黄易思的心事,过去的一切如电影般在脑海中快速放映了一遍。周闻是比黄易思大一届的男生,两人的故事发生在上个学期,也就是黄易思高一,周闻高二的时候。周闻在学校食堂第一眼看见黄易思之后便被她俏丽的容颜与俏皮的性格深深吸引,于是周闻千方百计打听到了黄易思的手机号码,并开始追求她。经历了无数考验,周闻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可是,快乐的时光是非常短暂的。一个月后,两人的性格不和等问题便暴露出来了。比如说,周闻总是渴望带着黄易思去篮球馆看他打球,但黄易思对篮球没有任何兴趣。她的性格非常倔强,任凭周闻如何劝说,黄易思无论如何就是不去,于是周闻便认定黄易思已经变了心。如此事情一多,周闻强烈的自尊心便让他做出了分手的决定。黄易思也是个好强的妮子,考虑也没考虑就答应了分手。分开,两人都不太习惯,但直至今日谁都不肯退一步,他们的故事也走就到了尽头。 织梦好,好织梦
  这是一段黄易思不太想回忆的往事,所以甫一念及,黄易思立刻让自己分散注意力。她笑着对吴诗诗说:“对了,我小弟前两天又闹笑话了!我给你讲讲吧。”
  “唐明亮啊?呵呵,这次又是怎么样的笑话?”吴诗诗看出黄易思不想提及以前的事才故意说别的事,便不再追问,迎合她的新话题。
  黄易思很带劲地说:“前几天我们出去玩,他开机车载我。前面明明是个红灯,可他偏要穿马路,他还很有道理地给我来了句:‘红灯是用来闯的’。正好我们的右边也有个骑车男闯红灯,只不过那个人是要左转弯。两个人都没注意对方,就这样,两个闯红灯的人撞在了一起。还好不是撞得很重,我也没有被碰到。我只看见那个时候唐明亮竟开始对那人说教,他说:‘喂,兄弟,红灯哇!你怎么可以闯红灯呢?你怎么骑的?我们作为一个公民,应该要遵纪守法,遵守交通法规。你看,多危险,撞了吧。撞到我倒问题不大,如果撞伤我后面那位美女,你十条命也不够赔啊!’哈哈,我在一旁听了乐死了,太搞笑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本文来自织梦

---------------
花不是给你的(4)
---------------

织梦好,好织梦


  吴诗诗也被逗着笑了出来,摇着头说:“呵,唐明亮这小子,真有他的啊,呵呵。”
  “这小子自己也闯红灯,居然大模大样地教训别人,我对这小子没话讲啊。”黄易思边笑边讲,“那个人也够傻的,就任由唐明亮教育。哈哈,总之那情形,笑死我了。”
  两人笑了一阵后,吴诗诗问道“唐明亮那小子现在还喜欢李冬莹吗?”
  “喜欢,还跟以前一样喜欢得不得了。”黄易思摇了摇头,继续说,“我这小弟也太傻了,其实他也很清楚自己一点希望也没有,李冬莹对他一丁点的感觉也没有,他却仍一往情深。一年多了,他们俩没有丝毫的进展。”
  吴诗诗听后也摇了摇头,嘴上念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不过李冬莹也真是的啊,像唐明亮这样能坚守爱情的痴情男孩,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濒临灭绝了。你看看现在的男人,哪个不是在追的时候狂轰烂炸、千依百顺,把对方捧在手心里当宝贝。等到追到手了,风光过了,就把女孩甩掉,这种例子你看看有多少啊。我打赌,如果刚才我接受那个男生,几个月后提出分手的也必定是他。这些男生根本就丝毫也不会考虑我们女儿家的感受,只顾自己,都讨厌死了。像唐明亮这种男孩才可靠呢。冬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copyright dedecms


  “不过,喜欢一个人要讲感觉的啊,别人对他没有感觉,即使在一起也不会长久,不会幸福的。到那时唐明亮肯定已经陷得更深,更加痛苦。我倒觉得李冬莹的举动是对的。”
  吴诗诗并没有说话,只是盯着黄易思看,仿佛发现了一些什么东西。黄易思注意到了吴诗诗的目光,摸摸自己的脸,纳闷地问:“怎么了?我的脸有什么吗?”
  吴诗诗突然笑了出来,弄得黄易思更加不解。但听吴诗诗说道:“刚才,刚才我好像看到了张晨曦的影子,思啊,你说话的口气越来越像我们的口才女皇张晨曦了。”
  回想自己方才说话的感觉,黄易思也意识到了这点,朝吴诗诗吐了吐舌头,说:“呵呵,跟她在一起待久了,都被她感染了。”
  “张晨曦挺有感染力的嘛。思,你跟她关系很好哦。”
  “对啊,她是我的同桌嘛。自从我的最爱冯瑾去了瑞士以后,她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那她今天怎么不来陪你呢。”
  “她啊,只要有关于莱库宁的事,就什么也不顾了。所以她狠心抛下我去看车赛了。”
  两人边说边走,很快走出了后门。就在刚一踏出校门之际,眼前的景像吸引住两人的注意力。原先一片凹凸不平的土地的中间有一大块地方深深地凹了进去,似乎有人往下挖过,挖到很深。黄易思看见这情景,满脸奇怪地说:“嘿,怪了,这里还有人管的嘛!不过为何要挖成这样?造房子的地基吗?不可能,太小了。怪了怪了。”

本文来自织梦


  “啪”的一声,吴诗诗手中的花掉在了地上。黄易思回望吴诗诗,但见吴诗诗本来红润的脸颊霎时变得苍白无比,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个坑,从其透露出的是无尽的恐惧,且不一会儿,就有许多汗珠从额头渗出。对于她来说,地上的坑好像是一个相当可怕的东西。黄易思见到如此惊恐的吴诗诗,有点担心,便抚着吴诗诗的背,问道:“诗诗,你怎么了?”
  吴诗诗深吸了几口气,以此平定自己的情绪。片刻,脸色稍有好转。吴诗诗朝黄易思硬挤出一个笑容,对她说:“我没事啦,干嘛大惊小怪的。我们继续走吧。”言毕,吴诗诗继续朝前走,绕过了大坑。站在后面的黄易思看着吴诗诗,心中充满了疑问。她觉得眼前的情景可能是让吴诗诗想到了什么,她才如此恐惧。不过,回想到刚才吴诗诗那失神的样子,黄易思还是收起了自己的好奇心,不忍心再让她联想起什么可怕的事令她徒增烦恼。想到这儿,黄易思紧跟了上去。
  那束鲜花滚到了坑底,不过两人早已将它忘了。也因此没人知道,这束花在滚到坑底的瞬间枯萎,缩成了一团。

(0)
0%
(0)
0%

本月最火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