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爪网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这个游戏,与鬼有关

时间:2009-04-10 16:26哇!这个奇闻趣事人来看过,留下了猫爪印:)
        这应该是5年前的事情了。 

  我刚开始大学生活,结交了一群新朋友。我是学室内的,本来按照学校的分配,我们整个宿舍8个人都是学这个专业的,但是有5个人花费了一笔可观的银子办了转系,分别转入了计控、物业、机电,所以我们寝室成了名副其实的大杂烩。这样倒也热闹,这几个系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们都能早早知道,至于哪家的美女还名花无主,我们也早就心里有数了。 

  事情发生在大二的平安夜。 

  我们系学生会组织了很多活动,而活动的策划人是我们寝室的老四,看他那么痛苦的哀求大家去捧场,我们只能牺牲自己了。 

  那天好多的教室都通宵亮着灯,学校也按例取消了“宵禁”。千呼万唤求爷爷告奶奶请来的一群兄弟姐妹一起在工美2楼的大教室吃啊喝啊唱啊玩到后半夜,很多人人熬不住回去睡觉了。只有我们寝室的8个人和5名家属还有兄弟寝室和联谊宿舍的6名美女帅哥,一共是12男7女还依然监守。看着眼前的一堆狼籍,大家都只有合上眼睛睡觉的力气了,可老四还需要我们帮他清理战场,可能是为了带动一下大家的积极性,老四提议说讲个故事,我们说什么时候来还拿故事哄人啊,带家属的都在商量怎么过后半夜了。  dedecms.com

  我想他们都走了,我们这三个还要送那三个女生回去,还要清理这些,太辛苦了,就帮着老四,说讲吧讲吧,讲的不好我们再批判,故事不就是拿来说的。老四立刻斩钉截铁的说是真事,我和老三可以作证,大家就打起精神听了。 

  故事就发生在我们当时所在的工美楼。 

  在我们进校的时候就听说我们上课的工美楼有点问题,不知道为什么被封了好些年,是我们来的前一年才重新起用的。据一些前辈说,当时因为起用这楼还进行了一个仪式,立了一根“旗杆”,很高,正对着一楼的入口,这些我们进校的时候就都看到了,只是不知道是因为这个缘故。不过当时因为加强爱国主义教育而设立的这根杆子,从来没看到上边有过国旗。 

  我们在那里上课一年多了,从没感觉到什么异常。不过有一次,有个学生上课迟到了很长时间才气喘吁吁的进来,那时我们差不多都准备下课了,后来聚在一起说起来,我们都嘲笑他假惺惺,装模做样表现自己,其实谁不知道谁,又没少逃课。 

  可是他很严肃的说,那天他是真的要去上课,起来的有点晚了,就让一个同学先给他占个座,等他穿好了赶过去顶多也就8点半过点,按说2分钟肯定能坐在教室里了,他从一楼的东楼梯开始上楼的,一鼓作气奔上去,觉得差不多到了,一抬头是三楼,他有点纳闷,平时也在五楼上,今天怎么了。他一口气又上了2层,抬头看还是3楼,他觉得不对了。难道是有人使坏,应该不象,楼梯口上的字挂了有些日子了,换来换去的,怎么也能看出来点痕迹啊。他往教室那个方向走,安静极了,那几条走廊平时都是跑惯了的,那天却感觉很陌生,走了很久,也没找到教室。再返回去找楼梯,奇怪了,楼梯也不见了,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楼,绕来绕去的,急了一身汗,就想上厕所,他感觉越来越急,可还是绕不出去,其实他当时可没想到自己是在原地绕,后来也是急的没办法了,他看看这么半天也没过来人,就想先方便一下,然后再想办法做清扫,就在墙边上哗哗起来,就在他系好裤子转过身,看到转角的卫生间就在那边,离他不过5米远,还能看到一点点两侧的楼梯口,更可怕的是校工师傅就在那边一脸的不可思议的望着他,他的解释是越描越黑,谁会相信他一直在三楼转圈,离厕所那么近竟然找不到,最后他只能主动将此处的卫生进行了全面的清理,确定没留下异味才离开。上课当然就晚了很多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大家听了先是笑,说这个小子虽然有点不择手段,可是也能理解,估计那师傅以为又见了一个变态学生呢。大概还琢磨现在这学生怎么越变越那个。后来的话题就有点严肃了,关于他为什么会“迷路”,越说越悬,最后就说到这个楼的问题,听说当初封楼是因为一个当时是在校生在这个楼的厕所里上吊死了。 

  大家越说越寒津津的,我看目的没达到,就提议玩和游戏,缓解气氛,输的人打扫战场。大家同意,只是在游戏的内容上决定不了最后还是老二的女朋友说,玩他们小时候的一种游戏:一个人做主人,要把藏在房子里的贼找出来,但是主人每抓到一个贼,那个贼都要反过来帮主人抓贼,颇有些将功熟罪的感觉,这样谁最后被抓到谁就是赢家,最先抓到的是最大的输家。我们一致通过,但规定由最先被抓到的4个人负责最后的清理。 

  游戏开始了。 

  老二和他的女友是主人,在规定的3分钟内我们都要把自己隐藏好,不可以再离开。游戏的范围是我们所在的2楼东侧的所有房间,大家很快都不见了。我在2楼绕了一圈突然想起了那间储藏室,那里面一年四季黑糊糊的,见不到阳光,堆满了杂务和灰尘,肯定不会有人想到那里。我就朝东跑过去,很容易就将那个锈迹斑斑的门别拉开了。里面很黑,走廊里的灯光照不到这里,我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听到那边已经有人被抓住了,声音正往这边过来了,我反身轻轻的掩上门,站到里边空着的角落,屋子里很安静,外边的声音什么都听不到,我就那么静静的站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我的眼睛好象也能看到点什么的时候,我看到了在门口的地方还有一个人。  织梦好,好织梦

  她肯定是在我后边进来的,可是我看不清楚她是谁。因为太黑了,我们就这么傻站着,真有些岂有此理。 

  “我是李丰,你是谁?你也一直没看到我吧。” 

  “我是林安安。” 

  林安安是联谊宿舍的一位美女,早就是我一个兄弟的目标了,可是怎么了,他们竟然没在一起。看来,那位兄弟不是一般的弱啊。 

  “你进来一些,这边宽敞点。” 

  她按我说的过来了,脚步很轻,好像担心外边的人听到。 

  “这里的隔音很好,我们听不到外边的声音,外边应该也听不到。你怎么也想到这里了?这是个不错的地方是吧,就是有点冷。” 

  我搓了搓自己的脸,冰凉的,这里肯定没暖气。 

  “你冷吗?要不要我把衣服给你?” 

  没说话,那表示默认,我摸索着脱了外衣,凭感觉递了过去。 

  “谢谢!很暖和。” 

  听声音就在我的手臂范围之内。 

  “没那么夸张,刚穿上就暖和了。小心别感冒,不过这里确实很冷,阿——嚏——”我觉得自己感冒了,“我说冷吧,你看,要不咱们出去?算了,万一早了,还要干活。你不爱说话。我就不能闲着,这样也好,最起码现在咱俩不闷……”  织梦好,好织梦

  我这样自言自语了不知道多久,只中间偶尔听到她象征性的几个字做呼应,向我表示她在听,然后门被打开了,先进来的是烛光一片,然后是大家全都进来了。 

  “李丰你在这里吗?” 

  “我在!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李丰你让我们好找!你怎么能想到藏在这?这里都多久没人来了?你太过分了!” 

  大家开始七嘴八舌的数落我,我一时有点不适应。 

  “等一下!说好了玩的,你们怎么一起说我。” 

  “你知不知道我们找你找了多久?2个小时啊,同志!你自己不知道出去啊!” 

  “那么久吗?我都冻傻了。你们也是,这么狠着说我。林安安这不是也在吗。让人家多不好意思。”我扭头像她看过去,没人,她什么时候出去的我竟然不知道,也太那什么了。 

  “林安安——你怎么一个人走了?好歹我也陪你说了半天话了,还把衣服给你穿,你怎么?” 

  “李丰你说什么梦话!安安一直和我在一起!赶快出来!”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看着林安安和他在一起脸上全是惊讶,应该不是说谎,那是谁呢?“我的衣服!” 

  “谁知道你放在哪里了。快一点,出来了,别在这里站着了。”脾气很好的朱闻很烦躁的对我“喊”。 

  我扫视了一圈,没看到什么蛛丝马迹,不得不怏怏的出来,不用了说,卫生是我打扫的,至于我的衣服怎么也没找到。我一直怀疑是他们在拿我开涮,可是问死了谁都不承认。直到有一天,校团委的几个人来我们工美楼,不知怎么注意到那间储藏室,叫了些人来把那里清理了一下,原来是很大的一间屋子,窗框都是铁艺的,我们很多人凑过去看,这时候有人说“这件衣服还挺新呢”,我看过去,原来就是我的那件衣服,我没有认,看着他们把它拿走了。 

  这件事很长时间在我心里是个谜,快毕业的时候有一次和几个前辈一起喝酒,我就说起了这件事,结果那几个人都很严肃的看着我,告诉我说,当年那楼里确实吊死过一个女学生,叫林安安,就在那间储藏室里。曾经是一个外教的画室,他和那女生确实发生了些什么,人死了,他也回国了,有一段时间总出些怪事,还有两个人退学了,所以封了那楼,没想到这么久了,居然还…… 

dedecms.com


(0)
0%
(0)
0%

本月最火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