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爪网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校园魅影之鬼黏土

时间:2009-04-10 16:26哇!这个奇闻趣事人来看过,留下了猫爪印:)

  “咯吱……咯吱……” 厚厚的积雪在脚下发出无力的呻吟,一个黑色的身影在月光下慢慢地移动着。要问有多少人会喜欢冬天,答案可能会是多种多样的,但是对于蔡新阶来说,答案只有一个:“不喜欢。”
  一身黑色防寒服的蔡新阶迈着艰难的脚步在雪地里挪动着,他的目标是眼前那座老旧的四层楼房,一座解放前便落成的楼房。由于年代久远,已经没有什么人知道它的来历和用途了,只知道现在的用途是美院的雕塑教室兼工作间。 本文来自织梦

  拍拍身上的雪花,蔡新阶大步走进楼房,打了几个拐弯,突然停在了一个门的前面。那是一个包着铁皮的门,刷着暗红色的油漆,空气的氧化侵蚀令这些油漆变得黯淡而斑驳,门上挂着一块牌子“雕塑工作间A”。蔡新阶深吸一口气,悄无声息地推开了门,只见房间里堆满了各种怪异离奇的雕塑品,日光灯洒下冷冷的荧光,在这些扭曲的雕塑品上留下一种诡异的光晕。房间的中间摆放着一个雕塑台,一个佝偻的身形正在缓缓地摆弄着一个半成品的泥塑,安静的房间中只听到一种黏稠物的拽离声和挤压声。 本文来自织梦

  蔡新阶蹑手蹑脚地绕过那些诡异的雕塑品,接近雕塑台,“啪”地拍了一下台边那人。那人并没有如蔡新阶预期的那样跃起惊叫,而是缓缓地转过身抬头望了望他,一脸的死灰。

织梦好,好织梦

  “你来啦。”生硬的声音中丝毫没有一点生气,平直的音调不辨喜怒。

copyright dedecms

  “韩策,这样吓你都没反应。”蔡新阶显然很担心这个名叫韩策的人,“没事吧?你的状态看上去很差啊。”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三宿没怎么睡了~”韩策打个哈欠,用袖口擦了擦脸上的灰浆,慢声说道,“也就是我了,换作你小子的话肯定早变干尸了。” dedecms.com

  “行,还有力气开玩笑。你小子还没背过气儿去。”蔡新阶笑了笑。 织梦好,好织梦

  “不过,也快了,这最后一个作品做了三天都做不出感觉。”韩策郁闷地说道,“再这么下去,不用背气儿了,应该直接断气儿了。” 内容来自dedecms

  “你不是吧?”蔡新阶一脸诧异地望着韩策,“我的韩大高材生,你可是咱们系里首屈一指的鬼斧神工,这次的个人作品展可是全民期待,连媒体都惊动了。你最后那个什么作品要这么费神啊?你可别因小失大。”

本文来自织梦

  “你有没有听说过**的‘两面鬼’?”韩策略带神秘地说道,原本疲劳倦怠的双眼此时炯炯发亮。

本文来自织梦

  “你是说那个正面凶神恶煞,侧面慈眉善目的江户时期木雕鬼神像?在**可是国宝级的艺术品,你最后这个作品该不是想做成这样的类型吧?”蔡新阶着实吃了一惊。 copyright dedecms

  “说实话你手上的技术虽然不是很过硬。”韩策看着他叹道,“但是我真的很佩服你小子的博学广记,这个两面鬼的木雕像在**都很少有人了解,你居然一下就能报出其中的奥妙。”

本文来自织梦

  “呵呵,别给我戴高帽,我也就喜欢看看这些偏门资料罢了。”蔡新阶不以为然地笑笑,“你是不是把握不好作品的视角造型变换,所以无法做出两面鬼的那种效果?” 本文来自织梦

  “是啊~”韩策点起一支烟,猛吸一口,注视着幽蓝的烟雾沉默了起来。

dedecms.com

  两人一站一坐,就这么安静了下来…… 内容来自dedecms

  “对了!”蔡新阶从沉思中如梦方醒般地脱离了出来,“我记得以前在一本描述古代**艺术品的书籍中提到过,两面鬼是采用双剖面打样雕刻的,也就是说先完成侧面的视觉效果,而后完成正面,与我们通常的黏土雕塑手法相反。”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哦?!”韩策的眼中闪现出一种狂热的光芒,“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从一般手法来看,正面结构完成而后修饰制作侧面结构,再转向正面效果,再转向侧面效果。这样一来无论怎么调整也无法达到完美的效果,因为这个方法根本就是在舍本逐末。”

dedecms.com

  两人短短地对视了几秒,会心地笑了笑,立即默契地重新制作起韩策心中的理想作品。 内容来自dedecms

  在蔡新阶做助手的情况下,兴奋异常的韩策在一个小时内便完成了打样工作。 copyright dedecms

  “该死!”韩策突然狠狠地将手中残余的泥块掷在雕塑台上。

本文来自织梦

  “你预估的材料量也太少了点吧。”蔡新阶盯着雕塑台上的半成品,晃晃手中几近空竭的料桶,“明天去材料室再弄些,这会儿也快十二点了,我们明天再来做吧。”

本文来自织梦

  “材料室的料都被我弄到这里来了。”韩策挠着一头乱发说道,“下这么大雪,等他们采购回新料也是三天后的事情了。”

dedecms.com

  “那也没办法啊~”蔡新阶耸耸肩,“现在是半夜,哪找地方给你搞材料去?再说离作品展还有半个月呢,来得及的。”

copyright dedecms

  “不行,现在灵感正强,过几天状态不会有这么好的。”韩策执拗道。

织梦好,好织梦

  “唉~你小子又犯驴脾气了。”蔡新阶苦笑了一下,“有个损招我以前用过的,你要不要试试看?” 内容来自dedecms

  “什么招?你说!”韩策激动下差点拧断蔡新阶的手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说你轻点儿。”蔡新阶痛得一咧嘴,“教室的储藏室里有些过去的作品,已经无人问津了,拿过来调和一下就可以重新利用了。”

内容来自dedecms

  韩策锤了蔡新阶一拳:“臭小子,就你鬼脑筋多。走,我们快去快回。”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所谓储藏室其实是这座楼房的一个不足一百平米的地下室,应该是战争时期用以预防空袭的掩体。可能是由于没有什么贵重物品储存的关系,储藏室的门并没有上锁。两人推门进去,随手打开了灯,在昏暗的灯光下这个地下储藏室显得格外阴森。

本文来自织梦

  “我还没有在晚上进来过呢。”蔡新阶嘟囔着,“虽然同样不见天日,但晚上的感觉就是比白天阴森。”

织梦好,好织梦

  “瞧你那青蛙胆儿,还学生*员呢,一点大无畏精神都没有。”韩策一边嘲笑着蔡新阶,一边在凌乱的储藏室内搜寻目标,“嗯,这个大家伙不错,料足。来帮我一下啊。”

(0)
0%
(0)
0%

本月最火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