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爪网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晚自习,谁掌灯?

时间:2009-04-10 16:26哇!这个奇闻趣事人来看过,留下了猫爪印:)

         外面的夜空很亮,亮的有些惨白,坐在教室的窗前,我的笔在纸上无端的画着,而窗外大成殿在惨白的月光下显得幽幽生意。不经意间,看到在大殿的门前石阶上竟出现了一个黑影,我愣了一下,定睛仔细瞧来,那黑影躺在石阶上蠕动着,“是人?是人!”我心里念叨着,因为我看到那黑影伸出了一手臂,不断地抓着门前的石阶,心里似乎可以感觉得到那细微的抓石声音。“那是谁啊?”我刚想叫来同学一起看,却发现那黑影如身体敏捷的黑猫一样,迅速的向东边跑去,跑到新楼的一角,并顺着角楞以惊人的速度向上爬,转瞬间便消失了,接着耳边响起了一声怪异的锣响, 一个小孩子般的声音,尖锐的、快度的袭击着我的耳膜:“天干地燥,小心火烛!”
  我心里猛然一惊,连忙坐了起来,望着窗外泛白的夜空,我长长舒了一口气,“哦!原来是个梦啊!”想继续睡下去,却总睡不着了,总想到刚才梦里那快速地黑影,那锣声,还有那句令人毛骨悚然的“天干地燥,小心火烛”。
  “昨天晚上没睡好?”我刚回到座位上,同桌就问我。
  “嗯!”我懒散地掏着书本,忍不住朝窗外看了看,大成殿在几分晨曦下显得熠熠生辉,我对着自己苦笑了一下,“哪有什么嘛!一个梦而已!” copyright dedecms
  上午的最后一节可是政治课,才刚刚开始我就已经感觉饥肠辘辘了,老师讲的很精彩,我却无心听下去了,巴不得快些放学,才好快吃饭。眼睛不住的看着教室后面的钟,却发现指针真的跟蜗牛一样啊!不经意地看了看窗外的景物,发现在大成殿门前的石阶上坐着一小孩,确切的说是个小男孩。因为他没有穿上衣,我心了一阵好笑,“现在不是很冷,但也用不着不穿上衣吧!况且还在学校!”我看了一阵,发现他一直就那么的坐着,因为离的有点远,也就没看清他的样子,等接近放学的时候,发现他站起了身,瘦小的身子一颠一颠的跑到了大成殿的后面……
  “喂啊!你知道不知道啊!我们要上夜自习了?”刚吃下一口饭,邻边的一同学就对我说。
  “哦!上就上呗!我爸妈肯定支持我上!”我漫不经心的说着。
  “上到10点啊!不很晚嘛!我才不上呢!”
  “10点啊!有点晚了!我考虑考虑!其实上不上无所谓啊!”我心里有几分的不乐意了。
  “你上吗?”
  “考虑!”说完我已经端着饭盒离开了。
  真的要上夜自习啦!爸妈肯定顶劲儿支持我上,他们巴不得我一下子变成孔夫子,对我自己来说呢,有点想上,毕竟很新鲜的嘛对我来说,但考虑到那么晚,也有些不愿意了。 copyright dedecms
  穿越大成广场的时候,感觉大成殿有些怪怪的,在阳光下,红的特别明显,像一堆火,都有几分刺眼了,我眯着眼睛环顾着四周的一切,感觉有几分从未有过的压抑,我试着去找那个光着膀子的小男孩,却连一个人影也没看到,我悻悻的回教室去了,很快我出现在窗边,趴在桌子上考虑着是不是应该上夜自习……不知过了多久,感觉眼前模模糊糊的,隐约着听见有人在耳边说话,
  “娘啊!娘!”是一个小孩子的声音,“我可以去干活啊!挣钱给您治病啊!”
  “孩子啊!你这么小!能干什么啊?”是一个妇人的声音。
  “我跟衙门说好了,我可以夜里去打更,两天一文钱啊!”
  “唉!我苦命的孩子啊!都怪娘得病啊!”
  “娘!您会好的!等挣好多钱把您的病看好了!我们再一起挣钱,然后您送我去读书!好吗?娘?”
  “嗯!”
  ……
  “你一娃儿出去打更可得小心一点啊!”是个老者的声音。
  “我知道的,那一文钱是不是两天以后就可以拿到啊?”还是那个小孩子的声音。
  “钱是不会少你的,你要小心啊!尤其是府学宫那一片儿啊!有野猫子的!可要小心点啊!” 内容来自dedecms
  “嗯!我不怕!它们来我就使劲敲锣!嘿嘿!”
  ……
  下午还没上课,关于上夜自习的信息单就发到了桌子上,我皱眉头看着上面一大堆的条约,心里有几分厌烦。晚上回到家,跟爸妈这么一说,他们当即拍手以表示赞成,我一看,就像他们要上夜自习似的,心里一阵好笑,“用的着这么高兴嘛!”
  “儿子!你放心!晚上你妈妈给你送饭,放学的时候我去接你!怎么样?嗯啊?”爸爸津津乐道地说,妈妈也在一旁鼓励的看着我,好象我要出远门似的。
  “哦!”都这样了,我还能说什么啊,只好点了点头。
  第二天中午的阳光还是很强烈,我趴在桌子上想睡觉,却怎么也睡不着,又忍不住看窗外的大成殿,还是那样红的透骨,但很快感觉好像发生了变化,红色渐渐褪去,连旁边树叶的颜色也跟着褪去,但像石阶之类颜色较浅的东西愈发变白,不一会整个视线就变成了一幅黑白默片,黑的地方黑的很厉害,白的地方也有几分刺眼,我努力使自己恢复视力,却感觉愈发的无能为力,在石阶前隐约着出现了一张床,还有一个小小的身影趴在床前,可以看的出,床上躺着什么人,他们说了好一会,慢慢地,床就消失了,但那个小小的黑影子却还在,他坐在石阶上,似乎在等什么人,不一会,他的旁边也出现了一个高点的黑影子,两个黑影子在白白的石阶旁显得格外的刺眼,他们似乎也谈了一会什么,很快那高点的黑影子也消失了,但那小小的黑影子还在,他在原地转了几圈,忽然间猛的躺下了,接着,那小小的影子被分成了好几份,每一份迅速的遁地板向四外散开,猛然间,我眼前的默片消失了,大成殿仍是红红的,树叶仍是绿绿的,一切都没什么变化……

dedecms.com

(0)
0%
(0)
0%

以下相关文章你可能也很感兴趣:

本月最火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