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猫爪网 > 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博物馆的深夜|鬼故事在线讲鬼故事你听 - guixn.cn - 鬼新娘

时间:2009-06-15 22:31哇!这个奇闻趣事人来看过,留下了猫爪印:)

  老刘头是个地地道道的乡下人,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大山里,原本老刘头也会像他的祖宗们一样,守着大山和自己家的一亩三分地老实的过一辈子,可这几年山里外出打工的小伙子越来越多,逢个过年过节的往家里邮些新奇的玩意,羡慕人呐。老刘头看的这个心痒,他是什么样的人呢,用土话说就是蔫淘儿,看这挺老实,背地里捅咕。所以,没多久他就丢下祖上传下来的土地与规矩带着几件衣服踏上了外出打工的旅程。
  老刘头今年已经五十开外了,但也许是大山养人,身体还算健朗。可话说回来,像什么施工队啊,搬运工啊什么的到底还是做不来。可老刘头吧人缘挺好的,到城市里东溜西逛的也不知怎么着就联系到了在这个城里打工的同村二溜子,要说这二溜子如今可了得了,在城市里的一个博物馆当保安队长,那家伙头发油光锃亮,扎了个领带,大皮鞋当当的,弄个联络器成天在博物馆里溜来溜去,没事就炫耀一下他新买的手机,人五人六的。不过人还是好的,见到老刘头这个热情,刘叔,刘叔的叫的欢。听说老刘头要找工作,二话不说拍拍自己:“包在我身上。你侄子没啥能耐,这点事情还是办的到的。” dedecms.com

  所以没多久,老刘头就穿上了博物馆保安的一身鲜亮的行头,这衣服一新,人立马就精神不少,往那人前一站谁也说不出个不好来。二溜子也乐了:“我说刘叔你这天生的当保安的料啊。”
  老刘头挺乐和的,白天就拿个联络器四处在各个儿的地晃,晚上就拎着个聚光手电满馆的溜达。
  要说老刘头工作的这个博物馆吧,在当地还是小有名气的,别的希奇玩意儿没有,就有一样――所谓的镇馆之宝吧,那是一具尸体,有七百多年历史的完整古尸,重要性之类的老刘头不懂,只知道这东西值钱,虽然他是不明白尸体怎么就值钱。老刘头见过那具尸体,在进馆的第一天,二溜子带他到处熟悉环境的时候特意带他来看过,躺在玻璃棺材里,长的那叫一难看!可是二溜子挺骄傲的,指着尸体说:“刘叔,就这玩意老鼻子值钱了。”老刘头摇摇脑袋,不明白这城里人的古怪想法,不过他是一千一万个不想跟这具尸体待在一起,忒渗人了。白天还好说,人来人往的而且又不是他的地,所以基本上不用来,但到了晚上尤其是轮到他值班的时候,老刘头这心里就犯嘀咕。拎着手电跟贼似的从停放古尸的大殿里溜过去,决计不会去多看那尸体一眼。为此他还特意去城里的观音庙求了个护身符回来,整日里戴在身上。

内容来自dedecms

  这日子就一天天过去了,转眼老刘头当保安也有个把月,风平浪静,老刘头心底也就放心了。去大殿也不心惊胆战的,虽然还是不大愿意看那具尸体。
  博物馆的规模不算大,大殿,后殿,偏厅,走廊…白天有十来个保安在馆的四处巡查,晚上就留两个人值夜班。看守大殿的是位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那叫一胆大,老刘头顶佩服他。小伙子姓王,大家都叫他小王,小王呢是个很活泼热情的小伙子,长的也英俊,那一张嘴更是甜的跟蜜似的,馆里人人都喜欢他。老刘头自然也喜欢他,没事的时候喜欢找他喝上两杯,这小王也不外,酒量满好的,刘叔、刘叔的像是真把老刘头当自己亲叔了。 dedecms.com

  这天爷俩又出去喝酒,喝的面红耳赤,小王忽然神秘的伏在老刘头耳边,醉醺醺的说:“刘,刘叔,我跟你说啊,这个保安啊,不好当。”   
“咋地?这不是当的挺好么?”老刘头也喝高了,舌头有点打卷。   “嘿嘿…”小王却一个劲的傻笑,半晌才忽的说:“我打算这个月工资拿到手就辞了,找个别的活。” 
  老刘头心里不是很明白,只当做小王嫌保安工资少,想出去钓个大的:“也,也好,你们年轻,有精力…” 

内容来自dedecms

  “不是,刘叔你听我说,”小王打断老刘头的话,神秘兮兮的说:“就咱大殿里那具古尸…”
  “咋?”老刘头一听尸体心立马悬了起来。
  “有古怪。”小王酎了杯酒,迷迷糊糊的看着神经紧张的老刘头:“刘叔啊,我劝你也趁早辞了吧,回家安心种地不是挺好的么…” (在线)转载
  “去,甭跟俺打哈哈,到底怎么个古怪法,你倒是说啊!”老刘头顶不喜欢人家要他回家种地,这边又催道。 
  “就是…”小王声音忽的小了下去,老刘头连忙凑到跟前打算听个明白,谁知道,小王却扑的一声乐了。老刘头一愣,心知上当了,顿时恼火:“臭小子,逗你刘叔玩呐,没大没小的。”
  “没,刘叔,嘿嘿,这不助兴嘛…”小王舔着脸,笑嘻嘻的。   就这样,又各自喝了几杯,出了小饭店,爷俩是一步三摇,迷迷糊糊的后来就不知道怎样了。

古尸 织梦好,好织梦

  老刘头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他迷糊的看看四周,奇形怪状的建筑装饰,红外线,反光玻璃…这不是博物馆么?心里不禁嘀咕: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今儿也不是我值班啊。摸索着取来备用的手电,老刘头一边嘀咕着一边向值班室走去,好歹也跟值班的人说一声,不然也出不去啊,要不在值班那睡一晚也中。正想着,他已经拎着手电踏进了空无一人的大殿!蓦的,一阵阴冷的感觉顺着老刘头的脊梁骨爬了上来——他好象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吱吱咯咯的好象,好象是骨头摩擦的声音!!老刘头的脚步停了下来,这一停,大殿骇人的寂静凸显了出来,黝黑而空旷的大殿在手电惨白的灯光下,犹如吃人的魔窟,然而,除了自己急促的呼吸声,什么也没有。  dedecms.com

  果然喝的太多了吧,老刘头松了口气,继续自己的路程,而脚步已经不自觉的加快了许多。然,就在他将要踏出大殿的时候,一个沉重的呼吸声音回荡在无人的大殿里,老刘头呆住了:那声音,不是自己的…大殿再度寂静了下来,老刘头感觉到自己的冷汗正顺着脊梁缓缓的流下就像是一条爬虫一样滤过,他面对着博物馆大殿的防盗玻璃门,眼睁睁的看着上面反射出骇人的景象——那口玻璃棺材在荧光灯的照射下泛着苍青的色彩,一阵吱吱声缓慢的响起,老刘头的眼睛骇然睁大——有什么东西从棺材了缓缓的抬起,干瘪,苍青,裹了布条…那是古尸的手臂!!他慢慢的抬了起来,攀住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1)
100%
(0)
0%

本月最火

回到顶部